/NEWS

详情

55亿元明股实债踩雷 郑州国投基金与鹏起科技互撕

日期:2019-03-02 00:04

  投实君按:一笔5.5亿元的“股权投资”、一笔扑朔迷离各有说法的“债务担保”、一年时间、四则公告、两起诉讼、一地鸡毛。

  一家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国有的产业投资基金的“里子”和“面子”,被扒得干干净净。

  A股上市公司鹏起科技,为啥要为它3年前剥离出去的子公司提供担保?且未经董事会批准!

  郑州国投产业投资基金,其经营范围明明是,“从事非证券类股权投资活动及相关咨询服务”,也即投资未上市公司股权,为啥要与一家上海企业,签订“明股实债”的投资协议?投实APP,情报级金融信息终端

  而一个看起来天衣无缝、风控严格的明股实债的投资协议,有出资方(郑州国投产业投资基金)、有利息给付方(鼎兴开翼)、有回购承诺方(上海胶带橡胶有限公司),一个看似完美的闭环,却在资金使用方违约之后,所有的风控都形同虚设不堪一击。

  为啥在借款到位一年之后,有利息违约的苗头出现之后,郑州国投才与鹏起科技签订了担保合同?借款之初的风险控制,难道仅仅是看起来很美的自我安慰?

  这场产业投资基金与A股公司反目成仇的互撕大戏,从2017年9月29日绵亘到2019年2月27日,目前来看,还远远没有结束的迹象。

  3月1日,鹏起科技发布公告称,郑州高新区法院经审查认为, 郑州高新区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 驳回原告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张朋起、宋雪云的起诉。案件受理费4300 元,予以全部退回。

  整场大戏龙套众多、情节狗血,一波三折,投实以时间为轴线,尽可能完整地还原现场。

  郑州国投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简称:郑州国投)成立于2017年9月28日,注册资本未显示,由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持有80%股份,郑州市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有限公司持有19.9%股份,郑州市国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0.1%。

  郑州市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有限公司由郑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属于郑州国资委子公司)全资控股。

  郑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是郑州市政府唯一一家专注于产业投资的大型资本运作平台,启动成立郑州市产业发展引导基金,主要是吸引优秀的市场化基金管理机构及大型金融集团等发起设立并管理各具主题的产业投资基金,专门用于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发展。

  上海胶带橡胶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胶带),曾为鹏起科技的控股子公司,持有90%股份。但2016年该公司以交易总价1.45亿元转让给深圳市乾通汇鑫投资合伙(有限合伙)(持有90%)、上海胶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上海胶带经营范围:输送带生产,胶带产品、橡胶制品、塑料制品、橡塑制品、化工原料及产品。

  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鹏起科技 股票代码:600614.SH)是一家控股型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在下属子公司开展,分别从事军工业务、环保业务、房地产业务。其中,洛阳鹏起主营业务为钛及钛合金金属铸造、铝合金及铝镁合金精密铸造、精密机械加工、激光焊接,当前其产品主要应用于航空、航天、舰船等军事领域。

  ↓(来源:2017年10月31日鹏起科技《关于对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有关事项的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来源:2017年10月31日鹏起科技《关于对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有关事项的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来源:2017年10月31日鹏起科技《关于对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有关事项的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投实君:为啥在一年后,鹏起科技及实控人愿意为这份合同的履行签订《保证合同》?鹏起科技在2日27公告中,有说明:投实APP,情报级金融信息终端

  2018年9月,郑州国投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欲就其与嘉兴见闻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胶带橡胶有限公司签订的《股权回购协议》及其嘉兴见闻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北京启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鼎兴开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中约定的债务追加提供担保。遂与鹏起科技商议并口头约定:拟由郑州国投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向鹏起科技提供两亿元的借款作为前提条件,再由鹏起科技对前述的《股权回购协议》、《协议书》中的债务提供担保,但如果被告一未向鹏起科技提供该两亿元借款的,则原告将不签署及承担《保证合冋》中的担保责任。)

  ↓(来源:2018年10月13日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涉及诉讼及股权冻结公告)

  鹏起科技发布关于公司(原告)起诉郑州国投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被告一)、嘉兴见闻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告二)的公告。

  鹏起科技称,2018年9月17日,郑州国投和嘉兴见闻签署了《借款合同》,同时鹏起科技、张朋起、宋雪云和郑州国投和嘉兴见闻签署了《保证合同》。

  合同签署后郑州国投未按约定将两亿元的借款借予鹏起科技,经鹏起科技多次催讨,郑州国投一直未支付,并反而向鹏起科技等主张承担保证责任,鹏起科技方知遭受欺诈。

  现原告认为,签署《保证合同》系原告基于被告一承诺向原告一提供借款的事实作出的行为,与原告真实的意思表示相违背,故原告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公告显示,近日公司收到郑州高新区法院传票([2019]豫0191民初3138号),本案将于2019年3月5日开庭审理。

  ↓(来源: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起诉郑州国投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的进展公告 )

  事实上,这不是鹏起科技唯一的官司,这家上市公司早已官司缠身。投实APP,情报级金融信息终端

  2018年,由于未还上借款,发生两次违约。其中包括民生银行约1亿元本息、上海农商行约2000万元本息,两家金融机构把它告上法庭。

  2018年1月以来,鹏起科技累计发生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的担保13亿余元,公司涉及诉讼数10起,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洛阳鹏起实业有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和资产被冻结查封。

  鹏起科技2018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亏损28.1亿元至33.1亿元。其中:预计发生商誉减值15.5亿元至17.7亿元,商誉有关的资产组减值及损失2亿元至2.5亿元。

  在鹏起科技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的前后,鹏起科技股东进行了一波密集的减持操作。

  根据2019年1月19日公告显示,鹏起科技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张朋起股份以及多位股东及子公司股权被冻结。

  公开信息显示,鹏起科技第一大股东为鼎立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11.43%股份,第二大股东张朋起持有8.73%股份。

  而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2018年12月28日,鹏起科技披露了关于实控人拟变更的消息。鹏起科技介绍称,2018年12月27日,公司实控人张朋起及一致行动人与广州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投票权委托协议,公司实控人一方将持有的鹏起科技16.95%股份所代表的投票权全权委托给广金资本行使。

  广金资本控股方为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全资所有。投票权委托完成后,广州市人民政府将成为鹏起科技实际控制人。

  肩负产业引导基金职能的股权投资基金,明股实债投资5亿元,以获取10%的固定收益。

  而上市公司为了可能获得的2亿元借款,为已经剥离的子公司担保,从而陷入诉讼泥潭,进而寻求卖身给广州国资。

  而产业基金的5亿元,不仅没有按照预期获得固定收益,本金也已泥牛入水。只能寻求诉讼。投实APP,情报级金融信息终端

  当高杠杆、宽信贷背景下,金融资本与上市公司卿卿我我,联手套利。而形式一旦发生变化,立即就会反目成仇,相互诉讼。

      888真人,888真人娱乐,888真人平台

所属类别: 888真人娱乐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888真人娱乐


网站地图